全國碳市場將啟動 國常會提設立碳減排貨幣政策工具

日期:2021/07/09

       7月7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決定,在試點基礎上,于今年7月擇時啟動發電行業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上線交易。下一步還將穩步擴大行業覆蓋范圍,以市場機制控制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同時將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推出支持碳減排的措施。

       備受矚目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原定于6月底上線,但由于一些程序上的原因推遲。全國碳市場啟動在即,CCER配套市場已經開始升溫。

       此次國常會還提出,設立支持碳減排貨幣政策工具。這也將成為央行加碼綠色金融部署的關鍵之筆,為清潔能源、節能環保、碳減排技術發展提供有力支持。

       今年是全國碳市場的首個履約周期,2000余家發電企業需要在碳市場上線后到年底的半年時間內完成履約任務,還有諸多重點議題需要在這段時間內厘清。


多個行業逐步納入

       一名接近交易系統的人士7日向記者表示,目前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啟動日期仍未確定。此次國常會公布的“于今年7月擇時啟動發電行業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上線交易”,這一新時間表較之年初的計劃已有所推遲。

       全國碳排放總量中占比超過40%的發電行業先行納入全國碳市場,據生態環境部的部署,石化、化工、建材、鋼鐵、有色金屬、造紙、航空等其他七大行業也將在“十四五”期間被逐步納入全國碳市場。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黨委書記、總工程師李新創告訴記者,此次納入全國碳市場的是發電行業,正式納入后需在市場活躍度、碳價、CCER抵消等方面進一步關注。

       華能碳資產公司總法律顧問鐘青博士表示,國務院的行政法規《碳排放權交易管理暫行條例》出臺是目前立法層面最重要的任務,今后還應完成人大層面的立法以徹底解決立法問題。政策方面應盡快納入鋼鐵、水泥等其他重點行業,擴大碳市場覆蓋范圍。

       同時,李新創認為,對于水泥、電解鋁、鋼鐵等將陸續納入碳市場的重點排放行業,要推動開展以下幾方面技術工作:一是納入碳交易控排企業清單;二是確定碳配額分配原則及方法;三是現有碳排放監測、報告、核查(MRV)體系存在的問題分析等。

       目前,生態環境部已經先后發文正式委托建材、鋼鐵、石化三個行業的相關行業協會開展納入全國碳市場相關工作。

       有多位業內人士透露,市場開啟后交易規則、排放核查、履約與處罰流程等進一步的能力建設,投資機構和自然人準入的具體細則,抵消機制的啟動等。還有大量艱巨的工作要做。


CCER配套市場業已升溫

       記者注意到,雖然全國碳市場推遲開市,但隨著全國碳交易臨近啟動,近期如CCER(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等配套市場也逐漸升溫。

       6月25日,包鋼股份與岳陽林紙簽署碳匯合作協議。根據雙方碳匯合作協議,岳陽林紙從自有林地碳匯量開發等三個方面保障提供包鋼股份不少于200萬噸/年的CCER的自愿減排指標,排放周期不少于25年,即提供總量不少于5000萬噸的CCER減排指標。

       按照當時市場價格約30元/噸至40元/噸的CCER價格測算,如該交易實施,預計對岳陽林紙業績影響約6000萬元/年至8000萬元/年,約占公司2020年凈利潤的14.5%至19%。

       有業內人士指出,此次包鋼股份和岳陽林紙所簽訂的協議,將為其他企業提供參照,未來也可能引起連鎖反應。

       華寶證券在點評近日碳市場時指出,碳交易市場體系的建立一方面有利于高排放企業通過節能減排技術降低碳排放,排放配額的市場化交易手段為其提供安排動力及經濟性支撐,另一方面可再生能源企業也將受益于自愿核證機制的推廣,       通過CCER交易實現企業價值重估。


碳減排貨幣政策工具為綠色金融加碼

       此次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推進綠色低碳發展,設立支持碳減排貨幣政策工具,支持清潔能源、節能環保、碳減排技術發展。

       如何圍繞實現雙碳戰略目標設立碳減排支持工具,已成為央行加碼綠色金融部署的關鍵之筆。

       一周前,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召開2021年第二季度例會提出,“研究設立碳減排支持工具,以促進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為目標完善綠色金融體系”。

       業內人士對于央行碳減排貨幣政策工具的揣測頗多。中信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明明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碳減排貨幣政策工具或包括三類:

       一是常規貨幣政策,即公開市場操作和準備金要求。在公開市場操作方面,央行直接或間接購買綠色資產,引導金融資源更多地流向可持續發展領域。在準備金要求方面,央行可以用差異化的法定存款準備金來支持和促進綠色產業的發展。

       二是再融資政策,央行可以考慮將綠色標準納入抵押品框架中,從而改變商業銀行持有的資產組合,此外,若高碳行業的資產成為不合格的抵押品,將減少商業銀行持有高碳資產的比例。通過改良央行的抵押品框架,最終影響不同行業的融資成本,實現產業結構優化。

       三是信貸支持政策,建立綠色信貸框架,引導銀行將更多的貸款提供給綠色產業。對于持有特權綠色資產的商業銀行,央行將降低貸款利率,進而擴大綠色投資。

       在中國銀行研究院博士后汪惠青看來,央行可以充分發揮定向再貸款對碳減排的支持作用,通過開展綠色再貸款鼓勵商業銀行增加綠色信貸投放。同時還可以參考德國模式,發揮政策性銀行對金融支持碳減排的引導作用。此外,在監管政策方面,可以設置差異化的資本充足率要求。通過提高高碳資產風險,降低綠色低碳風險權重,引導更多資金流向綠色部門。


       除上述措施以外,央行還可以通過考慮差異化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定向中期借貸便利操作(TMLF)、差異化的風險權重、ICAAP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等措施,來引導金融資源支持碳達峰、碳中和。

京ICP備18016292號-1 版權所有:中國聯合水泥集團有限公司 中國聯合水泥集團有限公司 主辦
電話 010-68138588
技術支持:北京十度創想科技有限公司